1. 首页 励志 创业 职场 知识 生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活 > 内容

东京奥运会女子蹦床冠军朱雪莹:在跌倒的地方一飞冲天
发布日期:2022-04-12 03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于天津蹦床队队员朱雪莹来说,日本东京有明体操竞技场,是一个充满特殊意义的地方。两年前的蹦床世锦赛,正是在这里,她遭遇了运动生涯不可思议的一次失误。哭了两天的她,一度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能力继续,家人因为心疼和担心她,也第一次有了让她放弃的念头。而在东京奥运会,依然是这块场地,朱雪莹在曾经跌倒的地方一飞冲天,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。

  “之前也曾想象过登上领奖台的场景,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。尤其是国旗升起、国歌响起时,就觉得这么多年的努力和坚持很值得。”7月30日下午夺冠至今,朱雪莹依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“感觉现在都没缓过来,开始就觉得又多了一个冠军,转念一想,这是体育界的最高殿堂,终于攀到了巅峰。但也没觉得和平时有什么区别,走下领奖台,又是一个新起点。作为奥运冠军,希望能够给人们带来正能量。”

  全运会和世锦赛是亚军,亚运会还没参加过,对于朱雪莹来说,这都是遗憾,她的梦想和目标不仅仅是奥运冠军,而是蹦床项目“大满贯”。“当时世锦赛最后一场的最后一个动作出现失误,对我打击很大。希望能够参加奥运会,并且实现梦想。”回想两年前的世锦赛,朱雪莹说,“当时备战奥运会,压力特别大,即便是在世锦赛时,想的也不是技术动作,而是我必须发挥很好不能失败,不然就参加不了奥运会,导致了蹦床比赛以来最大的失误。”

  巧合的是,东京奥运会比赛馆正是当年的“伤心地”。重回这里,朱雪莹的心情已经非常平静。“没有阴影和害怕,很坚定,就是要在这里战胜自己,弥补2019年世锦赛的遗憾和缺失。能够在跌倒的地方站起来,对我来说是双重喜悦。”朱雪莹透露了一个细节,“2019年参加世锦赛时特别紧张,候场时不停地跑来跑去。这次参加奥运会,候场时就坐在那儿发呆,国家队教练蔡光亮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我说放心吧,状态非常好。我这次的心态非常平和,能像对待平常的比赛一样去对待奥运会。”

  颁奖、接受采访夺冠后的朱雪莹没闲着。“比赛当天,早晨6点多就起床了,化妆、适应场地,一直到晚上就吃了两块饼干。”朱雪莹告诉记者。

  朱雪莹和刘灵玲组成中国队“双保险”,最终二人包揽冠亚军。赛后,二人拥抱在一起。“采访时,玲姐情绪激动地哭了。这么多年她的伤病蛮多的,一直克服困难坚持到现在,我非常理解她的心情。以前我们在一个组,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,包括给我讲技术要领。以前在队里我们住一个房间,玲姐很照顾我,套被套就是玲姐教我的。她很独立,很多事情都自己承受,不愿意麻烦别人。玲姐比我大4岁,她一直喊我小朱。”

  赛后一直到尿检时,朱雪莹才拿到手机。“信息和未接电话太多了,手机已经卡到关机了。等待尿检时,才来得及给妈妈发了信息:抱抱,我爱你!我一直忙到很晚才完事,怕影响家人休息,就没再联系。”妈妈给她留言“知道你忙,不用惦记我们”。朱雪莹说,那一刻鼻子一酸,想哭。“知道家人一直都在身边支持我,当时非常想回家,和爸爸妈妈坐在一起好好说说线日晚回到北京,朱雪莹才得以通过视频和家人聊天。“聊了一个多小时,一直到夜里12点多。给他们看金牌、奥运吉祥物。”

  家人一路都在默默支持着朱雪莹,只有一次除外,那就是2019年世锦赛失败。“当时我爸妈都哭了,他们给我打电话,说要不就不练了,他们是太担心太心疼我了。我说没关系,又没受伤,如果这会儿放弃会后悔一辈子。”从练体操开始,已经19年。转到蹦床也已经13年。回忆当年从体操转项到蹦床,朱雪莹说,“一路走来,确实艰难,但并不痛苦,因为一直是在追逐自己的梦想。”

  “刚到天津队时,年龄小,精力旺盛,中午不睡觉就进馆去玩,晚上也进馆玩。我在海绵坑模仿姐姐们的难度动作,结果角度掌握不好,空翻时膝盖把鼻子磕流血了。我叫小伙伴帮我拿纸,结果她一看到血直接晕血躺倒了。”这位陪伴朱雪莹的小伙伴叫张瀚擎,是朱雪莹蹦床路上非常重要的朋友。“在天津队时,我俩年龄相仿,平时一起玩,训练时一起较着劲练,一路比着赶着进到国家队。”

  “在国家队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董哥(董栋),他真的是蹦床界的神。2016年我转到蔡导(蔡光亮教练)组,董哥是我师哥。2019年我压力特别大,状态不好,董哥从方方面面帮助我、鼓励我。他说我不是技术能力问题,是心理还不太成熟,我的努力他都看到了。当时我就哭了,原来还是有人能看到我的努力。”在奥运村,董栋会陪着朱雪莹在海边走走聊聊,放松心情。

  结束奥运征程,朱雪莹马上要投入全运会备战中。“现在先在房间隔离,然后在规定时间、规定路线去馆里训练。目前,先保证一些小力量训练,不然长时间隔离完,状态就受影响了。”(津云新闻编辑付勇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