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 励志 创业 职场 知识 生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职场 > 内容

专访宋奇:三个月估值翻三倍遇见小面如何征战新面馆江湖
发布日期:2022-03-18 10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正如喜茶、奈雪等新茶饮品牌对茶饮赛道进行了全新改写,资本加持下的新面馆争霸赛正全新开启。

  近日,面类快餐品牌遇见小面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,融资金额超过1亿元,本轮融资由碧桂园创投领投、喜家德跟投。

  这是遇见小面今年完成的第二轮融资。今年3月,遇见小面刚宣布完成千万元融资,由碧桂园创投领投,原有股东弘毅百福、喜家德跟投。在短短三个月内,遇见小面的估值也从上一轮融资时的10亿元飙升至现在的近30亿元。

  其实不仅是遇见小面,近期以来,面赛道尤其受到资本热捧,五爷拌面、和府捞面分别获得鼎晖、CMC资本等的投资。仅在兰州拉面领域,今年也有马记永、陈香贵和张拉拉三家品牌,分别获得红杉资本、源码资本、金沙江创投等的投资。另外,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也盯上小面市场,再创新品牌“趣小面”。

  在遇见小面创始人宋奇来看,这场新面馆江湖的群雄逐鹿,是对传统面馆的全面改造升级。资本加持下,与人们日常饮食生活息息相关的新面馆行业,将极有可能跑出有全球影响力的连锁品牌。

  “餐饮美食是外国人认识中国很好的渠道,当外国人用上筷子、吃上面条时,也能够对中国文化有更立体的感知。”宋奇说,“遇见小面走过最初修炼内功的原始积累阶段,目前正进入快速扩张期。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,遇见小面不仅能开遍全国,还能够走向世界。”

  在人们印象中,许多餐饮行业从业者文化程度并不高,他们可能是农民、下岗工人出身,为了谋生而经营一家夫妻老婆店。宋奇是行业中为数不多的高学历创业者,他同时也是一位“年轻老兵”,虽然年龄只有三十多岁,扎根餐饮行业已经超过10年。

  据了解,宋奇本科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,后又在香港科技大学读硕士。2010年硕士毕业后,理工科出身的宋奇在科技公司工作一年后离职,进入香港麦当劳营业部做了一年多管理培训生。

  “当我在麦当劳炸下第一筐薯条时,就有以后创立品牌,甚至挑战麦当劳的想法。我想见识下这些世界500强公司到底是怎么样运作的,也为以后自己创业做铺垫。”宋奇说。

  2011年,宋奇又回到广州加入百胜的开发部,主要负责百胜旗下肯德基、必胜客的新店选址工作。两份工作积累了运营、选址方面的经验之后,宋奇在2012年正式开始了中式餐饮的创业之路。

  从2012年到2014年的两年间,宋奇陆续开过茶餐厅、东北菜馆、东北饺子馆,在成功和失败中不断历练和吸取教训。2014年,宋奇与合伙人正式创办了遇见小面,在广州内街小巷开出第一家30平米的小面馆。公司的两位联合创始人苏旭翔、罗燕灵,也是宋奇在华南理工大学的本科同学。

  “我们是非常典型的白手起家,并没有什么资源和背景。甚至当时开店的30万启动资金,也是东拼西凑的。”宋奇说。

  笃定做餐饮的宋奇,也遇上了时代铸就的创业机遇。2014年时,正涌现中国现代餐饮的第一波创业高峰期,黄太吉、西少爷等互联网思维打法的新餐饮品牌正是在那段时期崭露头角。同时,“双创”政策的鼓励让国内掀起创业创新的热潮,资本对创业公司关注度也较高。

  在这种环境下,遇见小面在创立三个月时,就拿到青骢资本和个人投资者的300万人民币天使投资。一年多以后的2016年,遇见小面又陆续拿到九毛九、弘毅百福的投资,品牌估值已经达到一亿元人民币。

  对于当时投资遇见小面,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、百福控股CEO王小龙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坦言,跟其它餐饮创业者相比,遇见小面创始团队显得很不一般。“第一,他们是高学历精英人才,学习能力占有优势。第二,他们年轻,能够更加迎合年轻人的消费习惯。第三,有想法的人很多,能脚踏实地的人太少。遇见小面团队非常务实,很有可能成为中国快餐领域的一匹‘黑马’。”王小龙说。

  但当时获得资本垂青的遇见小面并没有选择快速扩张,它在2015年底时有4家店,2016年底时有10家店,到2019年初时也只有二十多家店。“这是团队基因决定的,我们觉得这件事如果没有长时间的积累和沉淀,没有扎实的商业模型,很难厚积薄发。”宋奇说。

  在宋奇看来,门店数量少的时候,团队运营的是“网红品牌”,考验的是单品打造爆款的能力和营销传播的能力。当门店规模迅速扩大,团队需要构建成熟的体系,在供应链、人员管理、数字化等各方面都跟上,否则扩张得越快可能倒得也越快。

  所以对遇见小面来说,前五年时间主要在打基础、修内功,探索如何把人们平常不太看得上眼的地方小面,变成可以品牌化、连锁化、商业化的品类,并且能够实现资本化运作。

  而从2019年开始,遇见小面正以每年门店翻倍的速度加速扩张。目前,公司已经有150多家门店,覆盖中国一二线城市。宋奇透露,公司希望从2021年到2023年,每年持续实现翻倍的门店增长,三年时间达到近千家门店的规模。

  加速扩张中的遇见小面,也以更快的速度吸引资方的关注。今年以来,遇见小面已经陆续完成两轮战略融资,公司估值从10亿元攀升至近30亿元,碧桂园创投是两轮融资的领投方。

  “其实我并没有想那么快的去新一轮融资,确实是他们(碧桂园创投)的诚意打动了我们。基本上是我到北京,他们就北京找我。我在广州,他们就到广州找我,就是一定要做成这件事。”谈起拿到碧桂园创投投资的过程,宋奇回忆说。

  同时,碧桂园和遇见小面也有一些产业上的契合。比如碧桂园的物业资源和机器人业务板块,都能够跟遇见小面进行业务合作。

  碧桂园创投执行总经理牟宝璐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,上轮投资后,遇见小面各个方面的发展均超预期。持续看好主要出于三个方面的考量:赛道、企业增长和经营质量,以及团队。

  “从赛道来说,面是中国人餐桌上最重要的主食之一,是大众刚需高频的产品,川渝地区的小面有比较强的味觉记忆点,更容易形成品牌。”牟宝璐说。

  就企业成长性而言,2020年疫情期间,遇见小面在发展方面完成了超越100%的增长,店面的经营质量和其他的上市公司同行相比,无论是坪效、翻台还是店面的利润率,都处在很优秀的水平。从团队来看,遇见小面的团队年轻、高知、深耕餐饮行业多年,既有方法论,也有实践能力。

  其实不仅是遇见小面持续获得资本的青睐,和府捞面、五爷拌面等品牌近期也纷纷获得大额融资,加快扩张开店的步伐。正如喜茶、奈雪等新茶饮品牌对茶饮赛道进行了全新改写,资本加持下的新面馆争霸赛正全新开启。相比味千拉面、西部马华、李先生等传统面馆,新面馆在人才结构、营销渠道、服务体验各方面也都进行了改造升级。

  宋奇表示,相比传统面馆品牌,新面馆品牌特色鲜明。首先,过去餐饮从业者大多文化程度并不高,现在大量高知人才涌入新面馆行业,有着更强的学习能力、认知能力和资本运作能力。他们创办的新面馆品牌细分切入点往往会非常精准,比如兰州拉面、重庆小面、湖南米粉、云南米线等,在消费者心中形成清晰的品牌定位。

  第二,从渠道上来看,新面馆多数开在商场,它可能跟肯德基、麦当劳是邻居,在装修环境、卫生程度、人员管理服务方面有较大的提升。这跟新茶饮市场类似,原来的奶茶店主要在街头巷尾,但现在奈雪、喜茶能够在商场开出上百平米的大店,给消费者带来升级体验。

  第三,新面馆更注重品牌营销和数字化,在门店设计上更有品牌调性,让消费者理性消费之外存在更多感性认知。同时,数字化方式提升门店经营效率,并通过微信公众号等平台的运营,增加与顾客沟通交流的机会。

  但需要注意的是,餐饮行业是一个看似低门槛实则高壁垒的行业。如果只是跟随风向盲目扎堆,最终可能并不能得到好的结果。

  “投资几十万开一家新面馆是比较容易的,但是从一家面馆到十家、一百家的规模化,将会带来很多挑战。”宋奇说。从原材料的采购、供应链食品安全的把控,到门店选址、设计、筹建,再到员工招聘、培训、市场营销、IT系统搭建,做餐饮连锁的链路会很长,需要团队不断提升体系化运作能力。

  同时,站在更长远视角来看,与在中国有着上万家门店的肯德基、4000多家门店的麦当劳相比,无论是300多家门店的和府捞面,还是100多家门店的遇见小面,都只能算是在发展的初期阶段。这场新面馆的角逐中,是否真正能够产生匹敌肯德基、麦当劳的中式快餐连锁品牌,谁将会笑到最后?时间将给出答案。